追蹤
阿囉哈蕃茄園
關於部落格
萬物皆可囧!事事皆可萌!處處都可腐!什麼都有!什麼都不奇怪!這裡是滿載我的愛萌腐囧正經智障怨念華麗糟糕崩壞惡趣味的歡樂園地 (屁)
  • 200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一場美麗的墮落與華麗的淫穢:大衛林區 (David Lynch) 的《藍絲絨》

    


      本片從一個典型的美國小鎮平靜的開場,曲目是鮑比.雲頓( Bobby Vinton)的「 藍絲絨」(Blue Velvet)。隨著鏡頭移動觀眾得以看見這美麗溫馨的小鎮的面貌,夢幻的藍天、絢爛的陽光,映照著美麗的花圃、碧綠的草蓆,婦人在屋子裡看著電視(詭異的是電視畫面是一隻手握槍的特寫),老人悠閒地在午後撒水,背景轉為再平常不過的廣播。突然老人心臟病發,躺在地上痛苦的滾動著。於是,廣播依然的隨處可見,狗兒開心的戲弄水龍頭灑出來的水,小男孩看著這畫面咯咯的笑著,這依然是個美麗祥和的世界,只是有個老人正在不協調的抽動著身體,而當抽動停止時,畫面突然即轉而下,穿過老人,穿過草坪,放大再放大,在陰暗沒有陽光的土地下,一整群蠕動的蟲子滿載爬滿了整個螢幕畫面。在這一刻,強烈又噁心的對比向觀眾襲來,揭示了本片這場陰鬱黑暗卻又充滿藝術氣氛的美麗惡夢。

 
     本片的故事十分單純。描述80年代,來自小鎮的大學生傑弗瑞發現了一隻被人砍下的耳朵,一隻讓鏡頭特寫爬滿螞蟻的嘔心耳朵,進而開始被捲入一個殘酷的綁架案。故事圍繞在男主角與警長的女兒,美麗清秀佳人-珊蒂,飽受虐待,又有著性虐癖的寂寞母親-桃樂絲,罹患過度呼吸症,施虐卻又渴望著母愛的罪犯-法蘭克。三人之間交織著浪漫甜美的愛情、頹廢病態的性關係以及瘋狂暴力的血腥事件。從男主角找到那只殘缺的耳朵開始,展開的一連串的尋兇之旅,如男主角那對從衣櫥門縫的視線,電影人物的探索呼應著觀者的探索,觀者的偷窺慾也如男主角的墮落越滾越大,一發不可收拾,即使不忍觀看這些殘虐畫面,卻又遲遲無法闔上亟欲解惑的雙眸。畫面中強迫觀眾觀看著口交、性虐待、性暴力等這些慘不忍睹的片段,霎那間,耳朵響起的竟是那首曼妙的主題曲- 鮑比.雲頓的藍絲絨(Blue Velvet),極端的對比不僅在畫面與畫面之間,在音樂與畫面的聯想也赫然出現。這無疑呼應著當初主角傑弗瑞找到那隻藏在藍天白雲下青翠草坪的耳朵,那只爬滿著污穢螞蟻的嘔心耳朵。當然螞蟻並不污穢,人人也都有耳朵,大衛林區追尋的是人性的醜惡,如同看著每個人在觀看著自己的「電影」一般,觀眾的主體與客體被拉扯著,電影自成的世界感染著觀者全身的感知,這是個奇異的體驗,你看著一個正在看電影的人,然後那個人其實就是你自己,電影成為鏡子,觀者獨享著這份世界。這顯示了大衛林區迥異於時下充斥著聲光效果的商業片氾濫的美學觀,即使這部已歷經了20多年之久,也絲毫不遜其經典之美譽。

 
     顯而易見的,電影透露出來的是一個高反差的世界,正常與不正常,在一片美麗綺麗之下竟隱含著如此黑暗的掙扎,強烈的對比與衝突性挑戰著觀者的神經。誰能知曉純白無暇的小鎮下,竟是罪犯與墮落、性變態的美麗溫床。而那首貫穿全場的藍絲絨(Blue Velvet)乍聽時的浪漫調性,卻在這些場景演變成淫靡的浸淫與噁心詭異的變態眷戀。藍絲絨不僅僅是電影裡面的音樂,而更是音樂中播映的電影,音樂的不現實突顯了畫面的現實。如那些看似平淡影片的鏡頭,卻蘊藏了無窮的寓意。畫面中視覺對比著視覺,無聲與有聲,音樂又對比著情境,三者錦織成綿密的法網,揮灑出這樣一個超脫現實的情境。但它卻又如此真實,彷若置身於你我他的生命經驗中。大衛林區獨特的美學觀,徹底的讓觀眾省思這個簡單的議題。電影裡挖掘著人類許多超乎常規的反應,訴說著人性內在所包容著的無限可能,而這些人實際上無所不在,他可以是你、是妳,你的家人、妳的親戚甚至我們共同的「好鄰居」。如同法蘭克對傑弗瑞說的:「不要當她的好鄰居」,電影中帶給觀者的是介入他人的悲劇例子。設想著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交錯的生命卻有著不交錯的日常,如同「關係」一詞賦予每個「他者」一個親近卻又疏遠的如履薄冰,即使電影的娛樂性居高,大衛林區卻將此等關係誇大成一個充滿暴力、瘋狂、性變態和血腥味的怪誕旋渦,而我們卻不得不省思這背後能帶給我們的意義。

 
     影片的最後,犯罪者已服誅,桃樂絲也找回了被綁架的孩子,小鎮似乎恢復了往日的安寧與秩序。畫面轉向傑弗瑞的一只耳朵,呼應著開場慢慢的放遠,傑弗瑞從椅子上醒來,珊蒂招呼午飯的聲音從門廊傳來,一位阿姨正在廚房裡準備午餐。從窗子看出去,一隻鳥兒正啣著黑色的蟲子停窗前。阿姨說道:「怎麼會想要吃蟲呢?實在太奇怪了!」,珊蒂笑著說:「這真是個奇怪的世界,不是嗎?」。曾景何時,以光明與黑暗來區分這個世界是如此的困難,光明懷抱著黑暗,黑暗也包寡著光明,這是沒有極端的灰色世界。如同不奇怪的世界才奇怪,世界的無常正顯示了世界的有常。在本片中大衛林區塑造出令人異想不到的黑色幽默,華麗至極的性變態、引人入勝的窒息感、天真與暴力的牽動人心,揉以聽覺與視覺的詭譎官能感。即使身為一個觀者,我並不欣賞大衛林區太過於夢幻詭異的異色情境,除了的劇情殘破不堪,更多的是莫名其妙。但他在電影中塑造的獨特心理語彙與藝術空間感,確實的給予觀者一個富於震撼的啟發與省思,無論是分鏡、音樂、畫面的整合帶來的處處珠璣,配上安吉羅.貝德拉曼提(Angelo Badalamenti)的配樂將觀者引領到本片反常的視覺空間,瀰漫著浪漫、浸淫、詭異、邪氛、反胃、眷戀的異樣對比情感,那些最有包孕的一刻,無意識與有意識之間的竄動,契合著弗洛伊德這一個偉大的名字,即使包裝著許多晦澀難解的語境,但有時不明就裡更勝於清晰明寮,《藍絲絨》毫無保留的扒開人心披著的那層美麗外衣,訴說著包覆在外表下潛藏更多人性的可能,塑造一場特別的黑色幽默。我想起了珊蒂最後一幕那句話,這世界奇怪嗎?我說它一點都不奇怪。


《藍絲絨》
故事大綱

以下轉貼自︰http://blog.roodo.com/william_hsu/archives/1642784.html

       《藍絲絨》的故事從回到鎮上探望中風的父親的大學生傑弗瑞在路旁的草叢中意外撿到一隻被割下的人耳開始。他將這隻爬滿了蟲子的腐爛耳朵交給父親的舊識威廉斯警探展開調查。傑弗瑞從警長的女兒珊蒂那知道這案子與一名住在離自己家不遠,叫作桃樂絲的夜總會女歌手有關。好奇的傑弗瑞潛入了女歌手的公寓並躲在衣櫥當中。當晚,他先是不小心被桃樂絲發現,從衣櫥中被揪了出來,並被她用刀子威逼著脫光衣服接受口交,後來又因為綁架桃樂絲兒子的毒販法蘭克突然到來,只好再度藏進衣櫥中,卻窺見了吸毒的法蘭克以變態及暴力的方式對桃樂絲進行性侵害。

在這種奇怪的暴力牽引下,傑弗瑞成了桃樂絲的秘密情人,兩次三番地到桃樂絲的住處,不僅發生了關係而且應她要求對她施以暴力。在此之外,他也自行跟蹤法蘭克,目睹並拍攝下毒販的交易經過,涉世未深的傑弗瑞自此踏入了變態、暴力與性的世界。然而,在暴力、毒品與和成熟女性的性愛世界之外,他同時又與年輕甜美、天真善良的珊蒂墜入情網,在寧靜的街道上漫步、教堂前約會,並且將這些「奇怪的世界」所發生的事情 (除了他與桃樂絲的關係) 告訴珊蒂。他穿梭於兩個對比強烈的世界當中。

就在一次與桃樂絲密會之後,傑弗瑞被帶著一群人馬來找桃樂絲的法蘭克撞見了。桃樂絲忙著替傑弗瑞辯解說他是鄰居。瘋狂的法蘭克強迫桃樂絲與傑弗瑞這位「鄰居」搭上他的車兜風,最後卻是開往同為毒販的班所開設、並囚禁著桃樂絲孩子的妓院去商談毒品交易的事。傑弗瑞從毒飯的交談中,得知一個名叫高登的人也牽涉其中。就在離開妓院的途中,法蘭克將「鄰居」毒打了一頓,並撂下話,要傑弗瑞「不要當她的好鄰居」,最後把他丟在廢棄的鋸木場。

傑弗瑞撿回一條命後,拿著沖洗出來的照片到警局找威廉斯警探,卻意外看到相片中的毒販正端坐在辦公室中,名牌上正是寫著高登。謹慎的傑弗瑞於是等到晚上才到威廉斯警探家將相片交給他,順便約了珊蒂參加週末的派對。在派對上,傑弗瑞與珊蒂相擁共舞,親吻定情。然而,卻在送珊蒂回家的途中,被她憤怒的男友麥克飛車在傑弗瑞家院子前攔下。正當麥克要動粗時,他們發現桃樂絲全身赤裸、傷痕累累、神情恍惚地站在傑弗瑞家的院子前。傑弗瑞與珊蒂將她送到威廉斯家,打了電話叫救護車,而桃樂絲卻當著珊蒂的面前說出傑弗瑞與她的秘密性愛關係。這讓傑弗瑞難堪,讓珊蒂難以接受,但傑弗瑞還是陪著桃樂絲到醫院。

傑弗瑞從桃樂絲那知道,她的公寓中出事了。於是,他打了電話給珊蒂,請她通知她父親趕到支援,而傷心的珊蒂答應原諒傑弗瑞的欺騙,但她說,「我就是沒辦法忍受看到那一幕。」傑弗瑞到了桃樂絲公寓,卻發現高登警探以及妓院老闆班被以極端變態的手法折磨至死,並且被割下一隻耳朵。就在傑弗瑞打算離開,讓警察來處理的時候,他發現法蘭克回來了。於是他拿了高登警探的警槍躲到先前他藏身的衣櫥中。就當法蘭克最後猜到他的藏身處而打開衣櫥門時,傑弗瑞扣下板機,朝法蘭克額頭正中射了一槍。此時,威廉斯警探與珊蒂則剛好趕到。

接下來的鏡頭是一隻耳朵,是躺在院子中小憩的傑弗瑞的耳朵。透過耳朵,他聽見樹上鳥兒的叫聲和廚房裏珊蒂呼喚吃中飯的聲音而醒了過來。中風康復的父親與威廉斯警探在草地上閒聊,母親與威廉斯太太在客廳閒坐,珊蒂與傑弗瑞的阿姨在廚房準備午餐。從窗子看出去,那隻叫醒他的鳥兒正啣著一隻黑色的蟲子停佇在窗櫺前與草叢中的蟲子一般模樣。阿姨說道,「怎麼會想要吃蟲呢?實在太奇怪了!」珊蒂深情含笑地對傑弗瑞說,「這真是個奇怪的世界,不是嗎?」電影的結尾幾乎是完全精確地複製了開始的鏡頭。藍色的天空、白色的圍籬、紅色的玫瑰,以及緩駛而過的消防車。一切似乎又回到了安寧與秩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