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阿囉哈蕃茄園
關於部落格
萬物皆可囧!事事皆可萌!處處都可腐!什麼都有!什麼都不奇怪!這裡是滿載我的愛萌腐囧正經智障怨念華麗糟糕崩壞惡趣味的歡樂園地 (屁)
  • 200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藝術終結之後》閱後隨筆 - 第一章 導論:現代、後現代和當代


         事實上,可以簡單的說藝術自從被意識開始,最早的便是進入視覺的「模擬再現」的歷程,即是「美」的追求與實踐的,其後是很長的一段各個時代的發展與繪指取向的轉變,但始終沒有完全脫離「模擬再現」的特性。直到現代主義的出現,或者說是由馬奈的開始,藝術開始轉向人類的雙眼無法企及的部份,表現可知的、不可知的、越知覺的、跳感官的等等,是越來越多非模擬性質的藝術的出現,藝術漸漸脫離以往的著眼於物相層面而轉向了形而上的精神世界,藝術不再被美與視覺所束縛,它讓步給了哲學。而藝術在這些美、模擬、精神;派、主義、風格的歷史裡無數追尋與反思的探求,亞瑟.丹托認為這就是藝術從時代裡試圖為其自身的存在尋找它能被當代所感知、認可的「風格」或「敘述」的演進史,藝術正透過時代的流變去發覺自身的存在與本質。另外,丹托稱那些能被「當代」所取悅的一種近乎暴力式(夾帶多數人主流的權威性)的大型態概括的風格為「敘述」,即為叢林遮蔽式的歷史說服-藝術成為屈服在集體意識的小我。而不取悅「敘述」的,被無視、忽略、排離的小眾,為「歷史的藩籬」。而所謂的藝術終結,指的是「敘述」已經沒有下一個故事可言,「風格」也已到了追求變化的窮途末路,被隔離於歷史之外的藝術也不再藩籬。換句話說「敘述」演進到跳脫於「敘述」本身的更高層次,敘述本身已經結束。「風格」轉變為可接受任何風格的毫無風格的風格 。也沒有任何被排他的異類藩籬,所有的事物皆可被容許,終結並不意指死亡,而是宣告新的開始。藝術經由現代主義、後現代主義之後,一種無所不包、無所不納的「當代藝術」來臨了。一個我始終以為是最好的、但也是一個最壞的時代,是本書主要所談論的議題。


其中,亞瑟.丹托說:「藝術提升到哲學的自我反思之後,任何東西只要被認可為藝術,就可以成為藝術作品」,這段話給了我些許小小的想法。我認為可由此觀點來從另一層面來觀看他所謂藝術終結的可能性,藝術最終轉向了哲學的詮釋,所有能被認可的無關乎在於其可不可以被大眾認可,而是能不能被藝術的本質所認可。而本質之於藝術的爭辯在當代早已陷入一種極度清晰卻又混亂的境界,我認為這讓問題回歸到最純粹的源頭,藝術的本質是什麼?能被人去認可的藝術是什麼?在漫長的時代辯證法中,它可以曾經是美、是模擬、是再現、是視覺、是物質、是精神、是形上、是參與、是介入,總總無本質性與本質性的交涉,我認為它們交織的共點──「人」。藝術的本質是「人」(動詞),藝術被「擬人化」了,或者該說它原本就是「人」(名詞)。不只人類的人化了藝術,藝術也同時藝術化了人,我很難用詞語來形容。假設人類為了捕捉藝術的本質而層層的運用人的所有能感知的知覺體系,以一種似無順序的替換感知系統的系統來演變出藝術的歷史,那麼同樣的,藝術也以它所能被感知的地方去自我詮釋自身之時而又對那些欲想要理解它的訴求做出相當程度的回應來達到自身的存在進化與辯證。而我認為所謂的藝術的故事,就是一個藝術與人的互相呼應而交互探求自身的故事,這關係於黑格爾早在那個年代就有如此思考的辯證預言。

事實上,我們不能否認有人的介入才有被稱為「藝術」的詞彙,就算是此物早已不存在或不曾被存在過,能被我在此寫出來的詞彙便經由我的干涉,它就成為了「藝術」。這與戈德曼(Nelson Goodman)論述的「什麼時候才是藝術?」。有相當程度的契合,我卻更從人的主觀唯心來試圖探求藝術欲被探知的本質。設想從當代的絕對自由性去看待個人的自主權,進而反應到藝術於觀者的介入層面上。即使藝術變成排獨眾人似的孤芳自賞,但誰又能說在這毫無風格的風格的世代裡又有什麼藝術不能是藝術呢?(套句許多人或許都曾想過得的那句極其世俗的話:連小便斗都可以是藝術了!)。而當這極端自主性的主觀意識已被世人察覺之時,而已經被世人所接受時,從什麼是?是什麼?進化到它就是!的這段歷程,經過了藝術的認知到實踐;客觀到主觀;藝術到哲學;知覺到精神。藝術的「形式」已成為沒有任何外力能介入的主客觀思考,那亦即告訴我們這條藝術和人的自我追尋的路線也走到一個終點,與丹托針對的歷史範疇呼應,我在此有著一些從人類觀點的觸擊來作思考。這與丹托同是上看於黑格爾的啟發,丹托在導論此章或許只是稍稍的帶過,他在第二章才真正引黑格爾道出要認可於藝術的終結,就在於察覺到藝術真正的哲學本質是什麼,我大膽的將它稍作一點自我詮釋的補完,是我讀完本章併發的胡思亂想,提供一點淺薄小小的心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