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阿囉哈蕃茄園
關於部落格
萬物皆可囧!事事皆可萌!處處都可腐!什麼都有!什麼都不奇怪!這裡是滿載我的愛萌腐囧正經智障怨念華麗糟糕崩壞惡趣味的歡樂園地 (屁)
  • 200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藝術終結之後》閱後隨筆 - 第二章 藝術終結後的三十年


       
      
有這麼一句非常適合的俗語-「當局者迷,旁觀者清」,當下的上下鋪續是為「當局」,「旁觀」則是脫離遙遠開展的未來釐清,這是歷史的典型,未來總是能比過去能更清楚的知道過去,我是指這種包含在一個大抵範疇的敘述之下,而且這是只有後人才能為其命定的專屬資格。那話又說回來,對於本書的主旨藝術終結之說呢?就以上的論述我們理解到採用歷史的角度來審視過去的定位是有其必要的,歷史的一個流派、一個運動、一個過程都有其消長的所在。而從我們身為一個連接過去與未來的行進者身份看來,文藝復興作為一個歷史風格時期我們可以得知它擁有起始與終結,那藝術作為一種風格的進化歷程又何嘗沒有結束的一天呢?亞瑟.丹托認為沒有人能知覺到這點,這只是歷史典型性的作祟罷了。

 

另一個本章探討的問題-「宣言」。亞瑟.丹托經由抽象表現主義畫家萊因哈特(Ad Reinhardt1913 ~ 1967)的一段論述來作伸展:「關於藝術,我們能說的唯有為藝術而藝術……」,一言以蔽之,萊因哈特道出他唯美主義的堅持立場,本句堪稱現代主義者的最佳宣示-某種特定的風格與運動。而這類「宣言」的捍衛者總會以自己獨斷的眼光去裁決所有非我族類的藝術,即是吉姆內茲(Marc Jimenez)三種藝術批評類型的藝術詮釋(Interpretation of art)。亞瑟.丹托如是此說:「沒有任何一種藝術形式比起其他形式更具歷史命定地位。沒有任何一種藝術比其他形式更真實,特別是,沒有任何一種藝術形式比其他形式更屬於歷史上的謬誤」。這是宣言時期的巨大錯誤,每個藝術流派都有其所服膺的藝術哲學,卻也可能因他們奉為藝術的真理而駁斥、唾棄其餘他們所認為的化外之民(歷史的藩籬之外)。書中列出普普藝術家沃荷曾說的:「你怎能說某種形式優於其他呢?你應該有下禮拜就成為抽象表現主義者,或普普主義者,或寫實主義者的能力,而且在這麼做的同時,不覺得自己放棄了任何東西。」,這段話帶出了藝術未來的偉大精神,亞瑟.丹托的藝術終結論之精髓深植於此。這即是風格的終結,也指向著宣言的終結。亞瑟.丹托本人也道:「這世界上沒有任何的藝術比其他的藝術更真實,也不存在任何非得如此的藝術形式──所有的藝術都一樣沒有優劣尊卑之分。」(不過關於優劣的問題,本章尚未提及,這是後話的部份)。總之,藝術終結將是革除了歷史的藩籬與宣言的界線,現代主義即是其言「宣言」時期的最後一個年代,在此之後在也沒有大敘述、大宣言、大藩籬,藝術歷史進入毫無過往軌跡可尋的境界,任何天馬行空的不可能都化為可能的自由時代,丹托稱之為藝術的「後歷史」時代。

 

而關於本書所節錄黑格爾這麼一段,這也從另一層面來探討:「……於是,在我們這個時代,對藝術哲學的需求,遠高於藝術本身就能提供完全滿足的那個時代。藝術邀請我們進行知性思考,目的不在於再次創造藝術,而是為了從哲學上理解藝術是什麼」。事實上,黑格爾發表此篇之後的藝術演進依然沒有脫離蘊含模擬再現的某種本質,依然是在模擬再現這場賽跑中不停的換道或繞場,只是傳統風格的又接續另一個新的風格。顯然黑格爾的預言在當時的短期進程來看是個謬誤,但假如以我們現在的歷史角度來觀看的話,19世紀的新古典主義和浪漫主義的過渡之後,漸漸的藝術家們開始萌芽一種屬於內在世界的新型態憧憬,儘管從19世紀到20世紀以來它走的顛顛跛跛(20世紀初更是敘述與宣言的紛雜時期),不過它的確朝著撥雲見日的天空嚮往著,等到歷史的可能性終於現世那時,藝術便出現了新的哲學層次來說服自身突破的存在意義。以這個角度來看,藝術終究是讓位給了哲學。劃分了一個與以往制式、僵化教條不同的「藝術」定位,如何去做?該做什麼?已不是問題中的問題,而是它是是的本身卻又是為甚麼?而這已經不是藝術的問題,而是「人」的問題了。藝術終結不就是為此呢?好比李格爾(Alois Riegl1858 ~ 1905)的「藝術意志」(Kunstwollen),藝術欲自我突破外在的設限而轉向永恆的懷抱,而且是與人類的探求互相輝映所產生的思潮與時代性。可見黑格爾的預言非但並沒有失敗,而且有相當令人驚嘆的歷史契合性,我很難不去佩服這麼一個跨時代的偉大學者。也因應於此,而後總算到了20世紀亞瑟.丹托所持的藝術終結時代-自我辯證的最晚終點與最早起點,我認為正是黑格爾最早的靈犀一點,啟發他更確信參照這決定性的真義,深按如此不勝寒的角度看待藝術,而宣佈了新時代的來臨與舊時代的揮別,也因此才有了閱讀這本書的我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