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阿囉哈蕃茄園
關於部落格
萬物皆可囧!事事皆可萌!處處都可腐!什麼都有!什麼都不奇怪!這裡是滿載我的愛萌腐囧正經智障怨念華麗糟糕崩壞惡趣味的歡樂園地 (屁)
  • 200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談阿卜極個展 - 兩面原鏡互攝相融為倒影(上)

          
         
         我開始試圖從畫作中探尋這能讓我投射出文字意象的蛛絲馬跡。畫面中呈現的四種基本型態,代表著此次展覽推出的三個系列,在「我與境」 中,一個混雜著難辨的人形樣貌,彷若糾結於殘影光暈的紛亂,一個集體的心靈與情境,一遍汙濁且戰慄的染缸。「顫動竹影」裡,隨著一株株有機的生成,映照著 生命的真實與靈動,不但透露出山水石林的超然物外,亦闡述了藝術家禪宗韻味的出世之心。而在「默然澄照」,放肆的顏料,游動的空間,捨全而成就的一體,意 外的形成了處之泰然的道臨之景、空靈之境。另外,與上述不同的,訴說佛本身故事的情境,人與自然、人與牛、人與佛啟,結合著三種面貌許下一個空靈誠敬的呈 現,賜予一個「十牛圖」的新貌。以及在變化中探尋新意的,置身繫列中亦若系列外,如「牛鼻上的零圈」的。大幅闇色的漆黑裡有著驚鴻一撇的光芒觸動,造就了 黑與白的極端,強烈的搧動著觀者的心靈撞擊。看到這裡,我卻已在心中暗自肘度了阿卜極老師的修行之路,殊不知我已一腳踏入了表象與知識的深坑陋習中,沉浸 在自以為是的經驗談裡卻豪無自覺。我疏忽了藝術家最真實的生命,也遺忘了觀者與作者最不對稱的關係。




 

 

       然而,再一次的課堂討論中,老師宣佈了這另我驚異的事實,另我大感意外的阿卜極老師實際上的創作流序。從「默然澄照」至「顫動竹影」到「我與境」中。藝術家所呈現的竟是一反常的心路歷程,作品呈現出人意表的慣性叛逆,「人」並不是藝術家的開始,而是藝術家的結束。這一個當天演講的辯論中令人玩味的議題,讓我對阿卜極老師作品中的生命印象產生了高度的關注,不襟令我也開始質疑他對於畫作所懷抱的真誠之心。畫面與理念的強烈的不協調感,難道藝術家真的悖離了他所堅持的入世之道嗎?或者,從入世到出世、人間與修行中,身為對此道懵懂的我是否忘卻了什麼?抑或,身為藝術家、身為觀者,我多看了些什麼多餘的?或少看了些什麼被忽略的?除了在學長姐與老師的心得激盪下,藝評家林守忠的一段序言讓我有了不一樣的思考:「對於生活在「入世間」與「出世間」之夾縫中的「阿卜極」,其實比較像動名詞,而且是一個動態進行式字彙」。而以上,配合著系列畫作不尋常的遞擅與藝術家彷彿置身於微風般的逐流,使我對這些作品有著一些玩味的發想。原來,我在以修行的出發點中,先入為主的給了主觀的謬誤。「默然澄照」顯現的並不只是「出世」,而是懷抱著「入世」。「我與境」也非是純指「入世」,而是置入了「出世」。而相對於這兩者的呼應,「顫動竹影」則是處於中介點的緩衝,代表的是一個在「入世間」與「出世間」的生命搖擺。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