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阿囉哈蕃茄園
關於部落格
萬物皆可囧!事事皆可萌!處處都可腐!什麼都有!什麼都不奇怪!這裡是滿載我的愛萌腐囧正經智障怨念華麗糟糕崩壞惡趣味的歡樂園地 (屁)
  • 2002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創作自述........

創作自述 一直以來,我都是奉此為圭臬的。創作,是抒發自我的調劑;尋找自我的明鏡,是對生活的啟發與觀照;是對潛意識的抒發與救贖,賦以內斂的隱性靈感,再加以復現的手中真實。每每,我在這份途徑上,獲得了喜悅,得到了快樂,僅此而已。
小時候,總喜歡隨意的在紙上塗塗抹抹,進而對二度空間的繪畫有初步的認識。之後隨著年紀的增長,有心或無心的都因緣際會的接觸與摸索之,也有了一些最基本的技巧與磨練,雖然除了素描、水彩就是設計,都是侷限在平面性的論調中反覆打轉,直到升上了大學,進了雕塑系,正式進入了以往不曾嘗試的三度空間,同時也是一個嶄新且陌生的新領域。這對我來說是令人戰兢的前所未知的異界,理所當然的一開始就遇上不少的瓶頸,在舊習的平面與新知的立體的夾殺衝擊之下,環繞著金屬、木雕、塑造、石雕這四大主科,使我一度對雕與塑之間的觸感拿捏產生迷惘和挫敗,再加上自己的胡衝亂撞與不知所措,往往在懵懂之間喪失了信心與毅力。好在師長們總是能適時的給予建議與幫助,讓愚鈍的我也能產生那麼一點點的慧根,讓問題得到了抒解的空間。爾後,在很多日子裡,雖然還是抱有一顆疑惑的心,但已不像早先那樣的迷惘茫然了。直到現在,我依然在創作中尋找答案,試著在作品中留下自己的跫音;試著在其中尋找我是誰,就像在破碎的鏡片中一塊一塊的拾回並試圖拼湊成原本模樣的孩子,我喜歡這樣的感覺。也許下一次,我會做出什麼樣的作品我自己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期待著看到「我」會做出什麼樣的作品。就像康德曾的一句話:「無目的的合目的性」,毫無目的卻能夠合於目的性。即使這實在是一件矛盾又弔詭的事,但創作又何嘗不是如此呢?在一件又一件的作品中,我們創作、提問、探索、學習、成長、愉悅,因而,我們成就了自己。
一件作品,我所謂概念的萌芽與掌握,即是試著以自身的本體性去揣摩、去體現,這一個我雙手所與否觸及的世界。簡而言之,那是一種外放而直接的感性形式表現,也是純粹顯現自我內裡的心靈控訴。這份情感,在心中破繭而出,由雙手映出它實在的影子,夢因而成真。而我對於其內容的取決,是在於自身的喜怒哀樂;在於外物的悲歡離合,或許是日常生活的小題大作;可能是煩瑣雜沓的無病呻吟;哪怕是偶然併發的詭譎奇想,都是我嵌入作品中的素材。大體上的概括類別,有那種扭曲痛感中的快感躍動、或是柔美細膩的幻想綺夢、童趣般的嬉鬧玩樂、意境式的單純對話、噁心糜爛的惡質趣味、、、等等。雖然這些個人喜好在大致上都有一定的概括,但其中不乏有許多互相矛盾的衝突點,即是對應自我性情的不確定性,大概是我還沒有一個穩定的方向吧,大都是些唯心主觀的形象思維產物。「隨波逐流、擇己所愛」,這兩句話也許就是目前的我最好的寫照吧。
至於,有關一雕一塑的木與土的媒材選擇。也許是我在這兩者的身上看到了「活著」的自在和生機吧。對於土,我喜歡的是那種可以掌握在手中的潤感肘度,還有自由自在形塑的可變性;至於木,我懷念的是那種曾經綻放的盎然生意,彷彿永不枯竭似,在層層紋理下仍有水分在緩緩流動的潺湲。也因為如此,很多作品我都採用這兩個我喜愛的媒介來表現。再者,應該是個性的使然吧。我不常探討或留下現象問題,偏好於訴諸感觸與情感趣味,並再這個前提下使用上述這些五花八門的因子,勾勒填材的去構築一個心中的形象。再藉由師長們諄導所學習的技巧與手段,在聚集、迸發、拼湊、手感、捏塑、雕刻的一點一滴彷現下,創造一個個有我所存在的世界,有我的風格所渲染的作品。
然而,有趣的是,第一步實行的小模型與終究所完成的作品,常常在心情與時間不斷的移換下,形成眾多無法預知的漣漪,而經過這些狂浪侵襲的成果作品,往往是與初衷相形萬里的東西,甚至還絲毫沒有早先的跡象留存。很多時候,都不禁讓我莞爾。很好奇的為什麼屢次會發生這樣的轉變,是善變?還是潛意識的視覺修正?還有那一種在作品的完成後突然在腦中響起的-「當初我應該還能在這裡再多做一些變化」的心聲。無論「它」到底是什麼,我並不排斥這樣莫名奇妙的悸動,相反的透過這樣的引領,我找到在原有既定的程序中無法看見的語彙,即使只是一個毫無意義的轉折起伏或天外飛來的無厘插曲,在一復又一復的彎延中,總能讓我發現這其中固有的樂趣和新生,發現那些藏匿在抽絲剝繭身後的新意義。我並不討厭反倒是還蠻喜歡這樣會使我改變的意志的。或者,這就是進步與學習的驅策力呢?不過,不管是不是對不對,我想,創作的樂趣都因而在此吧。
最後,也許對很多人來說,我所呈現出來的並不是什麼體面成熟的東西,只是對舊制的冷飯熱炒,是一個在遊戲中尋找創作的幼稚孩子氣玩意。但,即使我沒有有所謂突飛猛進的一天,我依然會在一件作品的完成後,回首去探望那一個喜歡在不同筆跡下,刻上屬於自己記號的快樂身影,尋找當時因創作而微笑的我,那個經由創作而認識自己的我。因此,我從不甚喜那樣脫離自發性喜悅的物件,並不認為那些沒有自我存留的事物中能保留什麼明朗度。所以,那種作品因創作而快樂,創作因作品而努力的,對於現況的我,已是最大的滿足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